Dring

韭菜园子:

宇智波佐助:@千代月殇

春野樱:@MasteR粽粽粽粽粽必油


没想到我也沦落为欧洲城拍婚纱的了……

「東京テディベア」:

◎正片◎有 頂 天 家 族◎


BGM:http://www.bilibili.tv/video/av637857/


(^ฅ•ω•ฅ^)つ


下鴨矢三郎:ashitsu

弁天:逆檀

photo:歆子


(^ฅ•ω•ฅ^)つ


迁都平安城后,人类、狸猫、天狗,三足鼎立。

他们转动这城市的巨大车轮。


天狗对狸猫说教,狸猫迷惑人类,人类敬畏天狗。天狗又掳走人类,人类把狸猫煮成火锅,狸猫设圈套引诱天狗。

就这样,车轮不断转动。

望着那转动的车轮,乐趣无穷。

而我就是众人口中的狸猫。然而我不屑于当只平庸的狸猫,我仰慕天狗,也喜欢模仿人类。

因此,我的日常生活精采得教人眼花缭乱,一点都不无聊。

(^ฅ•ω•ฅ^)つ



後記:

認為能夠戰勝雙休日的西泠印社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認為能夠戰勝高三生的暑假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認為能成功駕馭京都風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全當是傻瓜的血派使然吧。(靠

算是燃燒生命地出了這套片,烈士如我當時一天后就要開學ry

( ˘•ω•˘ )……不足的地方簡直可以堆成一座大文字山,沒有時間哭哭


有頂天和神不在一起是高三暑假追的最棒的片!

很喜歡森見的那種文風,小說超級棒ww( ´Д`*)ノ

動畫PA的製作意外的還原,很有京都風味!

;3不過京都風後期太難了…天真如我,這也是傻瓜的血派使然吧(๑╯ﻌ╰๑)=3


最後算是遲到的中秋節快樂!( =´ ▽ ` =)つ


p.s想了一想还是没去掉西泠印社石门上的字,觉得留着挺好的……似…乎…也不OOC……吧(

如果有機會還想私影一套洋裝的三郎!還想看人出媽媽!


(^ฅ•ω•ฅ^)つ

+pineapple+:

CD15 day1-场照 刀剑乱舞online

 

 

鹤丸国永:小狐狸

摄影:我

 

 

CD不敢去第二天了...第二天的状态就是腿和身体分离....

以及这次CD坚定了我要卖掉sigma50 1.4的信念...焦跑都在天上飞——

看到跑焦的照片第一想法就是:当我CD没有来过吧_(:з」∠)_

 

 

最后:拍到的霹雳JP都没有跑焦——————开心地飞了——————

坚持治疗拖延症:

打算跟帮好基友的《归途》出本,预计B5横版,大概是封面……

一座城池:

叶修:呵

小周:……

喻队:呵呵

黄少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关于【杀】这个字的说法。

忙了一周摸一下板子……然后…去忙。

石像脸是精华……精华……精华……觉得黄少的字数不够,又帮他加了一倍

我觉得我病还能不能好了……

Ayasei-Cosplay:

Date: May 2013

Photo by Zue

-----------------------

APH - 雙露子 Anya Braginskaya

常色=Hyako / 異色=Ayasei

 

第二次出的正片。

 

能保護你的就只有活在你靈魂中的我了。

我要將你吞噬, 直至我將傷害你的惡魔全部消滅為止。

 

 

天上那个施主你别跑(四)神盗瓶×和尚邪+HE

隔壁做菜的:



无邪睡得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偏头正看到张起灵的下巴,推了一把:“什么时辰了?”

张起灵觉得无邪这话问得别扭,像以前孩童时他睡醒后问母亲那样,皱了皱眉,回答道:“辰时。”

“啊啊啊啊啊!错过了早市……我想吃陈记的馒头啊。”无邪抓着张起灵,声音由大变小,懊恼地低下头,忽觉得眼前的人有些不同,“张施主,你换了身衣服。”

“诶!我怎么也换了衣服?啊!我有头发了!”

无邪看看张起灵,张起灵一身素色的麻衣,上等的做工,像俊朗的读书人。再看看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却像《李娃传》里的挽歌郎,不伦不类。

无邪扯了扯衣服:“你什么时候给我换的?还有这个头发?我怎么没感觉,你是不是又把我弄晕了?”一股脑儿问了出来。

张起灵好像根本没听,从怀里掏出一坨布包着的东西,拿到无邪面前。

无邪一脸疑惑看着张起灵拿给他的东西,突然鼻子动了动,一把抓到怀里,觑了一眼,惊叫道:“陈记的馒头!”嘴咧得大大的,掩不住的高兴。

吃吧,免得讲话。张起灵心道。

“你吃过没有?”无邪看了看望着房梁的张起灵。

点点头。

“嗯!”无邪这才狼吞虎咽起来,被馒头哽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只觉满足。

回去的路上:

“张施主,你怎么知道我想吃陈记的馒头?”

张起灵脑中是昨晚无邪抱着自己手臂的画面。

“嘿嘿,陈记的馒头!啊呜……”被咬了一口。

见张起灵并未回答,眼睛里却有一丝笑意,无邪只好挠了挠脑袋继续说:“张施主,不知你表字为何?”

张起灵摇摇头。

无邪看张起灵那模样,虽是俊秀面嫩,可也过了及冠之年,怎的没有表字?不过自己也没有,又有什么奇怪呢?

“那,施主若不嫌我无礼,到了城中,我便叫你小哥,如何?”

“无妨。”张起灵看着无邪,却没转开目光。

“你是想说我?祖上潭州吴氏,未削发之前仍唤吴邪,你叫我吴邪便好。”

这才点点头,转过脸去。想是张起灵第一次如此主动的了解一件事。

无邪心里高兴,接着又说:“听说城里有一处游乐之地叫瓦舍,瓦舍里的勾栏会上演杂耍,还有先生说话(话本),虽被世人目为下流,我倒觉得平易近人,想去见识见识。”况且,胖子师兄以前在红尘中也是表演杂耍的。

“嗯。”

于是两人加紧赶路,也是一个时辰的功夫,便到了城里。

出奇的热闹,吴邪性子本就活泼,见了此番场面,更是左顾右盼,捡路人的话渣子听了,才恍然忆起明日是中秋节,是举家团圆的好日子。

两人循着路人指的路找过去,果然见到了传说中的瓦舍。进去了,一片喧闹。台上有老先生在正在讲:“这荥阳公子却被拦了下来……”台下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是汧国夫人的故事。”吴邪对张起灵耳语。

出家人本没机会接触到这类男欢女爱的故事,可胖子师兄以前表演杂耍时听到过不少,总是在吴邪抄经的时候讲给他听。吴邪开始还要捂耳朵,后来也觉得这些故事里的女子都有一颗真心,是真真值得敬佩的,如今能在瓦舍里听到,又是另一种感悟。

吴邪第一次来,只管跟着张起灵,穿梭在人群中,寻一个位子。听书的人太多,大家又听得专注,被找座位的两人一搅,纷纷投来不满的目光。

吴邪不好意思地冲张起灵笑,但见张起灵微抿了唇,快步跨向一个空桌,并不理旁人,只好拉着他的袖子跟上。

“怎么没有小二呢?”吴邪坐在位子上,小声嘟囔。太真诚的人若觉得自己失礼,免不了郁闷一会,更何况是修行尚浅的出家人。

张起灵却觉得自己的袖口还被吴邪抓着似的,紧得厉害。更窘迫的是,张起灵感到自己的脸莫名的发烫,一股热气已经从脖子席卷到了头顶。张起灵努力地低下头,旋即又觉得自己这一番动作很让人费解,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地看向吴邪。吴邪正在向小二招手,示意他过来。张起灵这才松了一口气,脸色正常过来。

“两位客官见谅,小的眼神不好,怠慢了!”那小二手上托着茶盘,隔老远就在抱歉,左避右让,咧嘴笑了一路。

“两位先喝口茶歇歇气。”小二从托盘上移下两杯茶奉在两人面前:“两位想要点什么呢?”

“馒头!”吴邪看着小二。

“馒头……噗哈哈。”小二没忍住笑了出来,只觉眼前这公子长得白嫩嫩特别可爱,于是伸出手去捏了一把脸蛋,丝毫不怕冒犯。

吴邪跟张起灵都吓了一跳,一个惊恐地捂脸,一个眼神一凛,对视中沟通出,这人是神经病吧。

小二没所谓,仍是嘻嘻哈哈的语气:“两位公子,要不这样,给两位上几道本店的招牌菜,保证两位满意,行吧?”

“一笼馒头,清炒几个蔬菜。”却是张起灵开口,还强调了“清炒”两个字。

吴邪知道张起灵这是将就自己,很不好意思:“小哥,你不用管我的。”

“去吧。”张起灵挥手让小二离开。

“行勒!马上就来!两位稍等!”小二微笑着退下。

台上的故事已经讲到了荥阳公子被父亲棒打了个半死,公子沦为乞丐,生活好像凝固了,没有希望。

吴邪撑着下巴等食,因为担心张起灵吃不好顿觉无聊。而且张起灵又不像胖子师兄那样开朗,嘴巴随时都没闲着。

“小哥……”

“嗯?”

“没事。”就是无聊叫着玩。

“你平时也不说话吗?”

“嗯。”

一直无话,好在食物上得很快,还送了一盘糕点,附带了一句:“明日瓦舍要举办活动庆祝中秋佳节,可以过来玩玩。”

吴邪把馒头掏空了,填入青菜,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张起灵看了,嘴角牵起一抹笑,摇摇头,这哪是看破红尘的出家人,这明明是没长大的孩子。

“小哥,若你是荥阳公子,你会娶汧国夫人吗?”吴邪眨巴眨巴眼,望着张起灵。

“我会好好准备科举。”

“对啊,若是张起灵,根本不会去狎妓的。”小哥好像根本就没有七情六欲,可惜执念太深,不然定是研究佛法的好苗子。

这样自律,超乎常人的冷静,难道已经是孩子的父亲了?

“小哥成亲了吗?”

摇摇头。

“可有婚约?”

摇摇头。

“可有中意之人?”

摇摇头。

“有机会找胖子师兄给你算一卦,他懂的。”吴邪眼里含笑,胖子师兄究竟是多有趣?

“不需要。”

“……”

张起灵看吴邪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突然眼睛一亮,叫了句:“小花!”拿着馒头就奔了出去。

吴邪蹿得飞快,撞到了小二身上。

“哎哟,抱歉抱歉,小的眼神不好撞公子身上了,公子何事这么着急?”

吴邪被一撞,脑袋也清醒了过来,恐自己是认错了人,便摇摇头,拿开小二扶着他的手,很失落地说了句:“没事,认错了人。”

张起灵瞟着吴邪耷拉着脑袋坐回位子上,也没问怎么了,把剩下的馒头全推到吴邪面前。

“吃完去别的地方。”




(不是架空的历史文写起来好难过,考证就用了很长时间,高中历史都还给老师了,还不知道对不对T_T这一章好慢的感觉,事情也很琐碎。眼神不好的小二哥是谁呢?他还有戏份吗?请期待下一章,中秋夜的故事。)